深圳海外国际旅行社,专注于企业包团旅游、拓展培训!

走入日本最火主题酒店你能否经得起诱惑

时间:2014/5/26  作者:深圳海外国旅

去日本旅游要多少钱


        真正的日本情爱旅馆并非提供商务酒店般服务的公寓小时房(可惜这是现在日本人使用最多的情爱旅馆),只有在那些好似主题乐园的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你才可以感受到日本人的情爱。

随情爱旅馆一同老去的客人

        在我面对的大多数日本情人中,提到情爱旅馆,有的人一脸不屑,认为那里是廉价消费地,也有人说,东京大学的学生一定不知道什么情人旅馆,但事实并非如此。在东大读4年级的浩就向我介绍了东京已经非常少见的情爱旅馆。
        和他约在东京驹入站门口见面的时候,我正好从一家出版情爱旅馆杂志的出版社出来,手里捧着若干本封面上写着《夜的约会》的杂志,杂志的编辑说:“日本人羞于承认他们会阅读这样的杂志,所以我们设计的封面和一般的杂志没有区别。”于是我就这样心安理得地捧着这些杂志站在马路边,直到遇到浩,他犀利的目光迅速落到了这些杂志上,然后尴尬地说:“这些书装起来吧,不好看。”我才明白即使有了再好的包装,情色杂志还是情色杂志,就像改了名字的情爱酒店一样。
        我们要去的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ALPA酒店并不坐落在那些所谓的情人酒店谷里,而是位于东京驹入站的附近。这家酒店21间客房里最著名的房间就是位于3层的热气球房间,整个房间是一间高达7米的下沉式设计,打开房门,左手边的圆床被笼罩在巨大的热气球玻璃罩中,随着铁艺的扶手栏杆走下去,7米高的墙壁上全部镶嵌了反射着魅惑光影的镜子,在下层空间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热气球的形状,而吊篮也成为情趣空间。

        酒店经理加茂辉美先生已经在这里工作了16年,据他所知,25年前老板建造这间酒店时,就想把它设计为带有先锋意识的房间。特别在近些年由于政府颁布的新法规,对新建情爱旅馆的种种限制,使得这些建于20多年前的老旅馆就日显珍贵。“我们在尽量维系酒店的房间,如果一旦房间坏了,我们也无法重建,即使是恢复一样的设计。”16年来,加茂先生就坐在旅馆门口的小橱窗后,尽管他很少会和客人发生正面的交流,“来这里客人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吧,”加茂先生说,他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到这家酒店的客人也在慢慢变老。
        东京的主题情爱旅馆所剩无几,这不仅和东京这座城市有关,据说也和东京人的性格有关,他们不喜欢那些夸张花俏的东西,但关西的大阪人就不同了。


关西人的性爱冒险

        我们乘新干线一路来到了大阪,据说性格直爽、喜欢热闹的大阪人更偏爱那种主题设计的情爱旅馆。5年前,这里产生了一种新的情爱旅馆,以主题公园风格装修内饰,即使普通夫妇也可以在这里寻找自己的性爱冒险。
        站在大阪PAMPLONA情爱旅馆702客房门口,两道门的设计将室内和室外的氛围完全区分开来,当然也包括声音。这个仅有二十几平方米的空间里,以最简单的方式模仿着一间教室的感觉,墙上挂着可以真实书写的黑板,黑板上面是也许可以发出下课铃声的闹钟,两张并排摆放的课桌和我们小时候用的并无二致,上面放着迷你吧的消费单——看来它已经完全融入了一间酒店客房的功能需要。公司更衣室般的衣柜里悬挂着两套制服,一个好似管家服装,另一件是摩托女郎的超短裙和裹胸,当然如果你对没有合适的制服而耿耿于怀,完全可以打个电话叫情爱酒店的工作人员送过来,他们就把它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方式悬挂在你的门口,然后通知你,没有人会真正知道你们提出的任何需求。

        对于美国摄影师Misty Keasler来说,她曾经年的时间里,拍摄过全日本近50间的情爱旅馆,“拍摄房间的时候,我不想追究房间里的孰是孰非。”在她看来,那里的许多房间里会让人觉得没有爱的存在。而且房间里的那些工具饰品越多,似乎爱就越少。她曾经拍摄过的一间Hello Kitty房间。“Hello Kitty是日本文化的标志,又那么可爱,看到它被用作此途是很震惊的。” Misty Keasler当年拍摄的Hello Kitty房间其实是日本情爱旅馆的一个共同主题,它们真正做到了彻底颠覆Hello Kitty的形象,可惜的是这样的颠覆如今已经不复存在。

        但日本情爱酒店的设计师们也许并不同意Misty Keasle的没有爱的观点。曾经在大阪设计过多家情爱酒店的设计师David说:“别看一间情爱旅馆只有十几间到二十几间的客房,但这些情爱旅馆之间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每个旅馆的管理者对设计师们提出的要求就在于一定要营造幻象和性爱的偶像,这样才能使得顾客可以不断地进来。“这是大家来欢娱的地方,我们用头脑来刺激性爱的产生,所以像道具以及气氛就变得非常重要。”但David同样坦言,由于日本政府对情爱旅馆的管理,以及经营许可证类别限制,现在越来越少酒店向他们提出设计主题房间了,对于那些曾经风靡一时的特色情爱旅馆,如今很大一部分变得悄无声息。你只能在网络的过期文章中浏览到它们的信息,没有人会知道它们究竟曾经在哪里。

一直改变的情爱旅馆

        情爱旅馆一直都在改变,但这种改变不一定都是好的。它们变得越来越高级,慢慢让人淡忘掉它们当初的形象,装修业也变得越来也越有品位,但坏消息是那些曾经风靡一时的令人欣喜的主题房间也渐渐消失在视野中。尽管它们仍然存在,但越来越难以找到那些带着碰碰车或者迪斯科灯光的房间。

        屋顶的大块镜子和看起来粗糙的爱神丘比特壁画都曾经让情爱旅馆的下榻者流连忘返,但在日本推进一项“新公众道德法案”之后,一切都变得有些无趣。由于过多的外国媒体报道日本的性爱产业,日本政府推出了新的公众道德法案。这个法案对情爱旅馆做出了大量的规范。那些不是仅提供客人基本住宿需求设施的酒店,被认定为是性爱相关的产业,只能出现在限定区域。即使是那些建在市郊的新情爱酒店,也不能再安装旋转的床、能震动的椅子或者1平方米大的镜子。尽管很多情爱旅馆在外立面上都保有色彩丰富的诱惑性,但大部分情爱旅馆都过于平淡了。政府没有意识到的是,日本人有多喜欢情爱旅馆。更何况在刚刚过去的金融危机中,情爱旅馆的产值却达到了400亿美元。根据统计,情爱旅馆房间使用率超过200%,因为每个房间每天平均使用2.5次。

        也许对于大多数日本人来说,他们感兴趣的是问外国人:“你会去情爱旅馆吗?”如果抛开对这类旅馆的偏见,我的回答是“为什么不呢?”生活已经太过现实,谁的情爱世界能够没有幻象呢?
 


日本旅游报价


(文章来源于网络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日本旅游攻略